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2003,我的泱泱四季

  

  春,站在冰上的我在融化

  朦朦胧胧的回忆夹着明明灭灭的思绪把我带回到春天的道路上,还未融化的白雪仍清晰的印着我这http://www.zgbdf.net/baidianfengjiankangzixun/baidianfengquwen/m/9849.html一路上曲曲折折来来回回的黑色脚步,这些脚步错乱而繁杂,沉重而茫然,时而慌张,时而稳重,时而步履轻佻,时而箭步如飞。脚步虽小,但它正努力的探求着地图上的黑色未知区域,努力的苛求一种另类生活,也努力的踏破自己虚幻的世界。我只记得,那时的我坐在班里的第一位,上课和下课总是保持着对所有人的沉没,连T也是如此。不知为什麽,当时的我就是看不惯世俗的聊天、说笑,我冷漠的面对任何人的微笑,他们的举止总是让我不屑一顾。上课的时候我总是认真的听讲,下课后我就认真的贯彻三个代表:代表所有不爱学习的人抄作业;代表所有不爱学习的课代表抄作业;代表所有不爱学习语文的人抄作业。当时的班风挺差,班中的“一对一对”逐渐变为“一堆一堆”,我也在其中乐呵呵的活着,任时间一天天的消退。我们都努http://www.zgbdf.net/baidianfengjiankangzixun/baidianfengpinglun/4072.html力的坚持着伟大的爱情,就让爱情之风来得更猛烈些吧!当时的我只觉得自己碌碌无为,那可能是冷漠冷酷造成的,我总觉得是自己的凄冷才衬托出同学们的热情,还引以为豪。而却不知这种“冷”害了我一年,整整的一年啊!想想这些使我自豪的,却都骤变为凝练的悲愤,深沉而辽远。我突的感到自己像是站在北极那空无一人寒风凛冽的冰毡上,慢慢的,漫漫的,自己融化在回忆里。寒风刺骨,春寒料峭,冷依然可以抹杀人类,但我却比那还冷,因为我在融化,慢慢的融化,而又迅速的融化,始料未及………

  夏,天亮说晚安

  忙于中考,忙于感情,忙于家庭,忙于生活。我就是如此的一个16岁男孩,一个承受着如此多压力的男孩,一个几乎绝望于任何事情的小男孩。我从来没有想过,我会从初一一个不知名的下层学生,初三一越成为学校26名,还不知日夜的为着中考而努力的拼命学习。我也从来没有想过,本以为可以和T快快乐乐的度过所有不快乐的时光,但最终还是和她失去了共同http://www.ytysbz.com/bdfchuqi/qingshaonianbaidianf/m/1840.html语言。我心灰意冷的对待着中考的千刀万剐,因为我真的不想失去T,但我却真的失去了她。我没日没夜的想她,梦里梦外的忆她,痴迷的程度近似疯狂,伤心的程度近似断肠。我想,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,不,应该是深深的爱上她了。其实当时我并不想和她分散,但是我知道当时她真爱的不是我,而她又主动提出的,我也没理由不和她散了。但当我真正的失去之后,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没有珍惜是多麽的欠揍。那时的我才真正的学会了珍惜,懂得了珍惜。我发现我开始对中考放纵,而我整天想的,却就是那个已经失去了的她。多少个晚自习后,我自己一个人孤独寂寞的徘徊与冷清的街道,明明灭灭连地连天的路灯使我恍恍惚惚的想起那段幸福快乐的日子,催然泪下。多少个晚上我睁着大大的眼睛坚受着黑暗的突袭,彷徨失措的我潸然泪下,泪流满面。多少次我挣扎着从梦魇中空虚的醒来,轻轻的擦拭着脸上的湿漉。多少次我彻夜难眠,天亮的时候才对自己对老天说晚安…….我不敢面对这残酷的现实,在我的生活中不能没有T,我没她不行!但我还是承受着最大的压力,我始终都没有对她说对不起,也没有要求她和我重合,因为我知道,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爱过我。我经常走在学校的走廊上,黑黑的,没有尽头,像是一条永永远远都走不完的路,我走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的边缘,渴望着一只指路蜂的出现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走出去,因为那时的我根本没有方向,四周都是死路一条。但我必须自己走出去,因为别人在天黑的时候说晚安,而我却相反。正当我近似绝望的时候,黑暗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另外一个逃避者,他离我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.他就是凌超,我一生中最最好的朋友。当时我们只是同学,很普通的那种,而在那天我们见了面之后,我在他的引导下逐渐找到了迷失的方向,从此之后,在他的陪伴下,我不再天亮说晚安。

  秋,寂寞的秃鹰叼起一片虔诚的落叶

  这个季节注定是个“落”的季节,叶在落,成绩在落,心情在落,生命也在落。落叶归根,落人归谁呢?!在凌超的认识中,当然应该归于过去真爱的人,我一直都十分的信任他,所以,我义无返顾的连头都不回的就向T冲去。在冲向她的过程中,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什麽才叫真正的幸福:勇敢的载着朋友的鼓励去追自己心爱的人。“喜欢她就去追,不然会后悔一辈子的”,凌超总是这样教导我,我也用弟弟的身份聆听。我总感觉他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动听的,没别的原因,只是因为我信他胜过信我自己,所以,在秋天这种落寞的季节里,我们的感情仍在升腾。老天就http://www.zgbdf.net/baidianfengjiankangzixun/zhongxiyizixun/m/6102.html好像是故意一样,把我们彻底的分到了两个学校里,两个似乎是很远很远的地方,但我们还是每个星期都见面,谈天说地,能所为者无所不为,就像两只秃鹰在寂寞的上空盘旋,不知什麽时候就到了一块,于是他们便形影不离,失去了其中任何一个对方都活不下去。他们在同一黑天下翱翔,划过的天空出现两条不同轨迹的裂痕,像是他们碎裂的心。“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万类霜天竟自由”,我想,我们再也不能击长空了,也不能竟自由了,只能在寂寞的上空叼着虔诚的树叶………

  冬,遗忘!

  只知道那个冬天很累,无尽的雪花滞于空中飞扬跋扈………

    

2004年,不再会是流泪的一年!
联系方式:(Email)youyuhyl@sohu.com|(OICQ)138641995|
返回列表